色b吧

乐乐课堂录播双师:解决下沉市场缺老师痛点

乐乐课堂 on 2021-03-15

2021-3-4 中国教育导报


在纠结一个月后,小优妈妈还是决定退掉某知名线下机构的课程。从幼升小开始,小优就是这家机构的忠实粉丝,在即将开课的春季学期,小优报了语文、数学和英语三门课程。

说到退课原因,小优妈妈认为数学老师换得太频繁。从2019年至今,小优共上了7期课程,但数学老师一直不稳定,前后换了4次,前3次在校区组织新老师的试听课后选择了续报,但到今年春季课程,校区在未通知家长的情况下再次更换了授课老师。

机构换老师,根源在于老师跳槽或创业。过去,家长和同学对于数学老师的更替已经习惯,毕竟小学阶段对于名师的追逐远不及中学。但这次,有近一半的同学选择了退课。

机构工作人员在与小优妈妈的沟通中表达了自己的无奈,“老师有自己的安排,作为校区只能给帮学生们协调合适的教师。”

老师的离职早有征兆,小优妈妈称,秋季课最后一节课上,老师送给班级里每个孩子一份小礼物,并鼓励孩子们好好学习、养成好的学习习惯,像极了毕业班的老师叮嘱学生的话,“但机构并没有提前告知家长,估计怕提前说了之后大家退课吧”。

事实上,教培机构老师跳槽是行业里的普遍现象,无论是在一二线还是三四线城市的机构,或者是在线教育企业,均是如此。不过,在一二线城市的大型机构,尚可用高薪挖人来减少老师出走造成的影响,但三四线城市及以下区域呢?本就缺少老师,老师离职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

01 在线教育:教师出走成为行业之痛

“21世纪什么最贵?人才!”这个段子能风靡绝非偶然。人才,正是教育行业最稀缺的资源,且不分线上、线下。

以在线教育企业为例,2020年大多数平台的人才流失严重。猿辅导近日公示的备案承诺书显示,截至2021年初的授课教师人数相比于2020年初大幅减少了42人,占目前授课教师人数的12.6%。作业帮直播课的授课教师人数也出现大幅下滑。

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出走的影响巨大。一方面,在线教育放大了主讲老师的影响力,因为直播大班课可以同时面对成千上万名学生。另一方面,在线教育机构成立时间普遍较短,还不具备内部培养名师的能力,成熟教师流失后,短期内只能通过“挖人”来填补师资空缺。



“为了招揽名师,在线教育机构往往愿意许以高薪,对名师会负责老师前东家的竞业限制违约金。此外,各家在线教育更在校招方面展开角逐,纷纷花重金招揽名校应届毕业生。”一位行业人士说道。

对此,乐乐课堂创始人兼CEO毛颖认为,名校应届毕业生要成为名师,这中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这对各家机构的人才培养能力和体系都是考验。“从老师层面来看,一个优秀的老师需要专业能力、授课能力和管理能力的统一。部分像清北这样的名校应届毕业生暂时在授课能力方面会有所欠缺,因为这样的名校生多为‘学霸’,自身学习能力强,有自己的学习方法。但如何有效地教授地处三四线甚至偏远地区的学生,让他们提升学习效果,则需要接受系统的培训,并在教学实践中不断打磨、提升。”

上述行业人士提到,目前在线教育机构的名师60-70%出自新东方和好未来,但为什么这两家没有因为名师的出走而被拖垮?“因为在过去近20年时间的发展中,它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教研体系和人才培养能力。但大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和三四线及以下教培机构不具备这样的能力”。


02 下沉市场的教培机构:“缺老师”痛点亟待解决

再来看下沉市场的教培机构,他们面临的不仅是教师出走带来的影响,更有长期存在的“缺老师”痛点,若两者叠加,机构的处境则更加艰难。

这种情况与下沉市场优质人才的持续流出有关。根据各地方统计局与恒大研究院的数据,人口流出地区个数从2001-2010年的1371个增至2011-2016年的1557个,占比从66%增至75%;分线看,二线城市人口流出地区个数占比从3.1%增至15.6%,三线城市从14.1%增至42.2%,四线城市从46.4%增至61.2%,五线城市从72.9%增至78.8%,六线城市从71.1%增至79.9%。

在流出的人口中就有大量优秀老师。教育部联合东北师范大学发布的《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9》披露,在2010年至2013年间,我国各级各类乡村学校的教师减少接近150万。而随着城镇化的持续推进,这一数据正持续攀升。

广西南宁某培训机构的罗校长对此感受颇深。在开校的四年里,她经历了不少老师的入职、离职。“一般新老师从入职到融入团队至少需要半年,一年左右能成长为学生们喜爱的老师,”罗校长表示,“但最多老师,大多年轻的老师都想去大城市闯一闯,或者工作两年左右想开一间自己的培训机构等。”她说,刚开始还会去大学招兼职老师,但这种方式并不能长久。“开校多久,招老师就招了多久”。

在教学过程中,教学内容和老师缺一不可,因为再好的教学内容都需要优秀师资作为载体,老师需要在课堂上承担起传授知识和传递情感、管理学生的核心作用。但由于人口的持续流出,缺老师成为下沉市场教培机构的痛点。

03 行业可有解法?

经济100人李志刚曾总结当前教育企业下沉的两种模式:一种是依赖名师,但名师难求,且流动较大,造成业绩波动大;另一种是做好教研后,流水线培养老师,以减弱对名师的依赖,但效率难以兼顾。

对此,毛颖表示,乐乐课堂首创录播双师模式,线上高质量标准化的名师录播和线下老师为核心的教学方式,既保证课程质量,又可以有好的课堂体验。在他看来,录播双师产品乐乐轻课可有效降低教培机构师资的准入门槛,是解决下沉市场教培行业痛点的最优解。

师资和内容构成了教研的核心,这正是乐乐课堂实现优质教育资源下沉的基础。而教学内容好坏,需要三四线城市的检验。毛颖认为:“想做好教育下沉,必须到下沉市场去开校,把本地化教研、招生、运营、教师培训等所有环节都摸索一遍,模式走通了、效果验证了,才能真正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去服务广大的学生和用户。”

据他介绍,乐乐课堂的教育下沉分两步。第一步是在三四线城市开线下直营示范中心。乐乐课堂从2016年起,陆续在全国开设了近30个线下直营示范中心。线下直营示范中心是乐乐课堂标准化的“打样”过程。

具体来说,第一为“硬件”的标准化,包括室内的装修、桌椅板凳的设计,甚至墙体颜色,都进行了标准化打磨;第二为招生标准化,地推依旧是下沉市场最有效的招生方式,但地推不是简单地发传单,而是要真正触达有效用户;第三是“老师”,毛颖认为乐乐课堂的产品让线下老师具备了专业能力,再通过集中培训,可达到一线城市教师百分之七八十的水平。

完成打样后,乐乐课堂的录播双师产品乐乐轻课在2019年初进入了发展“快车道”。截至目前,乐乐轻课已与全国300多个城市,1300多个乡镇的超过6000家教育机构达成合作。

 

面向教培机构的乐乐轻课,以录播双师的独特模式,解决了下沉市场长期存在的“缺老师、不提分”的行业痛点,让更多学生受益于优质内容和服务。

据了解,乐乐课堂成立于2014年,一直坚持立足内容本身,持续地基于互联网做结构化、数据化、标准化的内容,通过本地化教研和服务做好下沉市场,扎实的内容基础和创新模式已获得了行业广泛认可。





喜欢这篇文章?